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鸣

用大山精神为你鸣唱,以黄土厚重给你温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009-红楼梦曲-虚花悟(见第五回)  

2017-02-22 17:05:05|  分类: 名著导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红楼梦》鉴赏-词赋009-红楼梦曲·虚花悟(见第五回)

【原文】

将那三春看破,桃红柳绿待如何?把这韶华打灭,觅那清淡天和。说什么,天上夭桃盛,云中杏蕊多。到头来,谁把秋捱过?则看那,白杨村里人呜咽,青枫林下鬼吟哦。更兼着,连天衰草遮坟墓。这的是,昨贫今富人劳碌,春荣秋谢花折磨。似这般,生关死劫谁能躲?闻说道,西方宝树唤婆娑,上结着长生果。      

【说明】
  这首曲子是写贾惜春的。虚花悟,意谓悟到荣华是虚幻的。虚花,犹言镜中花。
  【注释】
  1.“将那句:与前判词所说勘破三春意同。
  2.桃红柳绿:喻荣华富贵。待如何——结果怎么样呢?
  3.韶华:大好春光。这里又喻所谓凡心
  4.天和:即所谓元气。清淡天和,既是与自然界浓艳的春光相对的天地间清淡之气,又指人体的元气,因为古时有所谓不动心、不劳形、清净淡泊可保持元气不受耗伤的说法。所以,觅天和亦即所谓养性修道。《庄子·知北游》:若正汝形,一汝视,天和将至。
  5.天上夭桃、云中杏蕊:比喻富贵荣华。唐代高蟾《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》诗:天上碧桃和露种,日边红杏倚云栽。芙蓉生在秋江上,不向东风怨未开。封建士大夫以天、日称皇帝,以雨露喻君恩,所以高蟾借天上桃杏比在朝的显贵,以秋江芙蓉自况。夭桃,语本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:桃之夭夭。夭夭,美而盛的样子。又旧时以夭桃禾农李为祝颂之辞,与曲子说惜春不嫁人而为尼的命运也相适合。
  6.“到头来句:说桃杏虽盛,但等不到秋天而早已落尽。以草木摇落而变衰的秋季来象征人世间不可避免的衰败。从其他线索看,原稿写贾府之败时在秋天,因此,这一句含义双关。
  7.则看:只见。白杨村——古人在墓地多种白杨,后来常用白杨暗喻坟冢所在。《古诗十九首》:驱车上东门,遥望郭北墓。白杨何萧萧,松柏夹广路。下有陈死人,杳杳即长暮。
  8.青枫林:李白遭流放,杜甫疑其已死,作《梦李白》诗说:魂来枫林青,魂返关塞黑这里青枫林是借用,意同白杨村
  9.的是:真是。
  10.生关死劫:佛教把人的生死说成是关头、劫数。劫,厄运。
  11.“西方二句:喻指皈依佛教,求得超度,修成正果。佛教源于西域,据传释迦牟尼在树下觉悟成佛的宝树虽然也枝叶婆娑,但那是菩提树,不叫婆娑。我国传说中婆娑树是有的,与西方佛教无关,也并不结什么果。乐史《太平寰宇记》:日月石在夔州东乡,西北岸壁间悬二石,右类日,左类月,月中空隙有婆娑树一枝。人有疑婆娑二字为作者一时误写,其实不误,它作为皈依佛门的象征至少在清代是周知的。如爱新觉罗·晋昌《题阿那尊像册十二绝》之二:手执金台妙入神,婆娑树底认前因,即是。(见文雷《红楼梦外编》,辽宁一师《〈红楼梦〉研究资料选集》第三集页)长生果,即《西游记》中所写的人参果,俗传吃了可以长生不老。果,又是佛家语,指修行有成果。这里,作者是捏合传说以取喻,暗示惜春终于逃避现实,出家为尼。
  【鉴赏A

此曲写贾惜春看破红尘,在贾府事败后出家为尼。曲名意为,觉悟到人生荣华富贵全是虚幻的假象,全曲以贾惜春的口吻咏唱她皈依佛门的心理过程。

前四句写她从元、迎、探三春遭遇的不幸而看破红尘,决意皈依佛门。“桃红柳绿”象征富贵荣华;“韶华”即春光,借喻青春年华,她在青年时出家为尼,故云“把这韶华打灭”;“清淡天和”指与“桃红柳绿”相对的自然界的清净淡泊之元气,“觅那清淡天和”指到佛教中去寻求心灵的安宁。

以“说什么”、“到头来”、“则看那”、“更兼着”、“这的是”、“是这般”等引出的以对偶句为主体的曲文,进一步发挥富贵虚幻、人生短暂、佛门长生的思想,完整地传达了她的心理活动。“天上夭桃盛,云中杏蕊多”均喻富贵荣华,前加“说什么”就是予以否定,此句与下句“到头来,谁见把秋捱过”, 喻人间富贵荣华之虚幻而不可倚恃。“则看那”四句写人生之短暂。“则看”意为只看见,“白杨村”、“青枫林”均指坟地。“的是”意为的确是,真是。惜春谓她只看见坟地中人哭鬼吟,衰草遮掩着坟墓,一望无边,这使她联想到人生的忙碌犹如花儿的春荣秋谢,死亡无法躲避,佛教将人生的生死说成是关头、劫数,故云“生关死劫”,此处实际偏用“死劫”一义。

最后,以“闻说道”长句总结,谓唯有佛门长生,可以寄身。“婆娑”、“长生果”象征皈依佛门修成正果。

惜春性格孤僻冷漠,在目睹三个姐姐的不幸之后对人生感到幻灭,遂向佛教寻求归宿,这是她逃避现实矛盾的唯一道路,此曲所吟唱的她出家前的心理活动过程,带有很多的她个人的主观色彩,曹雪芹本人并不认为她出家为尼是找到了正确的解脱办法,在判词中就指出她的处境并不可羡,而是可怜。

【鉴赏B

这首曲子是写贾惜春的。虚花悟,悟到荣华是虚幻的。虚花,犹言镜中花。

惜春在贾氏姊妹中年龄最小,当她逐渐懂事的时候,周围所接触到的多是贾府已趋衰败的景象。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,三个姐姐的不幸结局,使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,现实的一切对她失去了吸引力,她便产生了弃世的念头。因此,养成了她毫不关心他人的孤僻、冷漠性格。

惜春的处世哲学就是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 所以,在抄捡大观园时,她咬定牙,撵走毫无过错的丫鬟入画,对别人的流泪哀伤无动于衷 。当贾府一败涂地的时候,披缁为尼,是她逃避统治阶级内部倾轧、保全自己的必然道路。

在原稿中,她是过着缁衣乞食生活的,这比续书所写的要悲惨得多。

【鉴赏】
  贾惜春勘破三春,披缁为尼,这并不表明她在大观园的姊妹中见识最高、最能悟彻人生的真谛。恰恰相反,作者在小说中非常深刻地对惜春作了解剖,让我们看到她所以选择这条生活道路的主客观原因。客观上,她在贾氏姊妹中年龄最小,当她逐渐懂事的时候,周围所接触到的多是贾府已趋衰败的景象。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,三个姐姐的不幸结局,使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,现实的一切既对她失去了吸引力,她便产生了弃世的念头。主观上,则是由环境塑造成的她那种毫不关心他人的孤僻冷漠性格,这是典型的利已主义世界观的表现。人家说她是心冷嘴冷的人,她自己的处世哲学就是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。抄捡大观园时,她咬定牙,撵走毫无过错的丫鬟入画,而对别人的流泪哀伤无动于衷,就是她麻木不仁的典型性格的表现。所以,当贾府一败涂地的时候,入庵为尼便是她逃避统治阶级内部倾轧保全自己的必然道路。对于皈依宗教的人物的精神面貌作如此现实的描绘,而绝不在她们头上添加神秘的灵光圈,这实际上已成了对宗教的批判,因为,曹雪芹用他的艺术手腕摘去了装饰在锁链上的那些虚幻的花朵。同样,曹雪芹也没有按照佛家理论,把惜春的皈依佛门看作是登上了普济众生的慈航仙舟,从此能获得光明和解脱,而是按照现实与生活的逻辑来描写她的归宿。可怜绣户侯门女,独卧青灯古佛旁。在原稿中,她所过的缁衣乞食的生活,境况也要比续书所写的悲惨得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